最新消息:建水紫陶跟普洱茶更配哦!

《千载之遇》丨膜拜茶王树

普洱茶 六大茶王 169浏览 0评论

除了“八八青”“真淳雅号”,更值得一提的还有一款茶王饼。它取材于一棵3200多年的古树,是名副其实的茶王树,而我,曾经幸运地拥有了它长达5年之久。与它的遇见,是我生命中浓墨重彩的一笔。 2000年,一位广州的茶叶供应商带着云南凤庆的书记来香港考察。在离开我的办公室的时候,凤庆的书记从公文包里掏出一饼茶,送给我。我打开,看到五个字:凤庆茶王饼。

《千载之遇》丨膜拜茶王树插图

沾上“茶王”二字,名头自然不小。送完客,我当即坐下来泡喝:口感平淡无奇,没有留下特殊的印象。心头有点不屑:怎么好意思称自己是茶王。原封将茶饼包起来,带回家随手扔在了书架上。(现在回想起来,当天品茶时自己不够专心,同时还因为品鉴的境界不够,底气不足。)

第二年,偶然间瞥见了书架上的这饼茶,一时兴起,打开来看看,结果吓我一跳:茶饼从去年的绿色变成了深墨绿色!

凭我收藏八八青的经验,这个转变过程没个三五年是完不成的,怎么会仅仅在一年的时间内发生这样的变化呢?于是,好奇地冲上一泡坐下来慢慢品——这次感觉跟去年大不相同,微妙转换中渐入佳境:前两杯,青涩淡去,悠扬的味道生发出来,喝到第三泡,身体开始发软,双眼放空,摇摇欲睡。人进入完全松弛的状态。

我非常疑惑:短短一年时间,这饼茶不仅颜色改变,口感状态也跟去年截然不同。我立马查找去年凤庆书记留下的名片,致电给他:“请问去年送给我的茶是哪里产的?”书记告诉我,那是他们凤庆茶山里面最古老的一棵树,有3000多年树龄。

“3000年的古树?!”我表示不可置信。

“真的,还活在山头呢。”书记肯定的回答拂去我的疑虑。

“我一定要亲自前往茶山拜访这棵茶王树。”

我跟书记当即约定,明年春茶时间见面。

2002年4月,我出发前往云南省临沧市凤庆县。

来到凤庆县,我迫不及待想要亲眼目睹茶王树的真容。开车载我们上山的司机提前告诉我:“拜见茶王树,你必须买一束香。”我心无旁骛地照做了。

山路窄曲,有一种在丛林中探险的感觉。到达山脚,需徒步上行,还有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才能抵达。

翻山越岭之后,远远的,我看到一棵树:立体地挺立在那里,硕大无比,气势非凡。唯有那一棵,让身边的茶树都黯然失色,直入人的眼帘。我问师傅,那是不是茶王树,师傅肯定地点点头。

《千载之遇》丨膜拜茶王树插图1

我们向着巨大的目标前进,徒步来到距离茶王树还有十来米的地方,我的双脚突然挪不动了,有一股强势的气场震住了我,让我不敢轻易再往前迈一步。古树浮出的根已经蔓延至我的脚下,好像八爪鱼死死抓住地面。

感应脚下踩着的古树根,我思绪万千:3200多年的古树,比商纣王年长100岁,比老子年长近700岁,比秦始皇年长近1000岁。春秋最动乱的时期它就已经存在于这个山头,那时,佛祖释迦摩尼还没有呢,更遑论耶稣!正所谓,古今多少英雄不见,只留长城,诉说千秋事。

我呆呆地站在古树面前,相比于它,我无异于树下的小草一株;可对我而言,它凝尽几千年的风霜,却出现我几十年渺小匆忙的生命中,是我的千载幸运。心中肃然起敬之余,不由两腿发软,情不自禁地跪下来,向古树匍匐叩首。

随后起身,我小心翼翼地靠近它。这棵茶王树虽穿越千年时空,经受风雨,却毫无苍夷之感,长得非常茂密,勃发出强大的生命力。它的存在本身就已经是个奇迹:在高高的山岗,伫立在斜坡,雨水难以收集,只依靠自然的阳光和空气滋养,年复一年地茁壮。

我从树上摘下一两片叶子,含在嘴里,满口芬芳。

古树珍贵,千载难遇。我向书记讨要人情:“每年做完茶可否留我一点?”没想到,书记爽快地答复我:“全留给你都可以啊!”这让我受宠若惊。本以为整批收购价会是个天文数字,结果书记说一年才能做30多片,数量有限,我也就安心了。

30多片茶王饼来到香港就被一抢而光。我跟书记商量,可否多供应一点?书记微微一笑,向我解释说:“不是我不给你,因为这棵茶王树实在是太老了,每年只能在春天发芽一次,只够做30来片。”我明白了:这也是无法强求的事情。

不过隐约中我还是感到不安,我有预感:茶王树稀缺,总有一天,它会告别我。除非——我可以承包这棵树的开采权。

我向书记坦承了自己的想法,书记承诺我:“在我的5年任期间,你可以独享这棵茶王树。”于是,从2002年起,我拥有了这棵茶王树。拿到茶饼,我泡来给当年在台湾做石油生意的老朋友喝,他开口就要买入10片,直到2006年,我收到最后一批凤庆茶王饼。

这时,正值普洱茶的鼎盛时期,每个爱茶的人似乎都乐意随时掏腰包收藏自己喜欢的茶,然后等待它增值。那年的深圳茶博会上,凤庆茶厂的深圳代理商拿出这棵古茶树树叶制作的499克茶饼,以25万元的价格起拍,最终以40万元的天价拍出,每克茶叶单价合800多元,接近当时黄金价格的四倍,创下当时新茶拍卖的最高纪录。

现在,我手上还有十来片茶王饼,将它高价卖出,不是我的目的。因为一旦卖掉就没有了,应该留存下来做更有意义的事,我倒是愿意某一天,邀请有缘的茶友一起品一品。

我也许曾经平凡如普通茶人,却因为这段经历,我的茶叶生涯也能绽放出传奇的色彩,毕竟芸芸众生里,我却是唯一能独享千年古树长达5年的沧海一栗,即使拉长到我迄今为止近70年的岁月历程,我的价值也能因此而被放大。此等千年奇遇,不敢小觑。

《千载之遇》丨膜拜茶王树插图2

转载请注明:六大茶类 » 《千载之遇》丨膜拜茶王树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